首页 > 文化教育 > 正文
周继志:八月炸(散文)
  2018-09-28 16:50:33

产递网创始人周继志
 
  第一次在北京见人家吃猕猴桃,我感到十分稀奇。这种在我们老家很常见的野果子,居然也可作为水果来吃,并且还很稀罕。据说乔冠华做外交部长时,一次接待活动上,他吃了这种水果,觉得十分好吃,还专门带了两只回家给夫人品尝,可见猕猴桃受欢迎的程度了。我们老家称猕猴桃叫做阳桃子或者毛桃果。猕猴桃声名鹊起后,老家的县酒厂用这种野果做原料,生产出一种果酒,叫“中华猕猴桃酒”,曾经盛极一时,可惜后来酒厂改制,这种酒不了了之。但阳桃由一种野果变身为水果,却是不得不承认的事实。因此,当八月炸渐渐被人们追捧时,我就觉得,它成为一种与猕猴桃齐名的水果,应该是指日可待的事情了。
 
  第一次吃八月炸,是读中学时一个家住太青山的同学带来的。它的外形像茄子,呈腰子形,颜色也是茄子一样的暗紫色。熟透的八月炸一律从弧形的内侧炸开一道口子,直接将里面的果瓤露出来,据说,这是八月炸得名的缘由。我们中学时代,同学之间关系淳朴,大家平时住校,周末回家,返校的时候,都会从家里带吃的与同学分享。炒面、米糖、炒玉米粒、炒蚕豆、炒豌豆、生的熟的花生、各种腌菜,应有尽有。平原的孩子还会带莲米、菱角、藕这些山里孩子少见的东西,山里孩子则带柚子、柿子、阳桃、八月炸这类野果。一般是见者有份,返校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这些带的物品消耗掉,也没有刻意地要为谁留着。因此,实在没有东西可带的同学,就会另外想办法。记得有一个同学喜欢带大米,因为大米可以在街上换烧饼吃。我跟随父亲住在镇上,带上面呢?没有,只好偶尔可以带同学到父亲单位的食堂吃饭。
 
  八月炸的果瓤为乳白色,单从果瓤的形状来说,很像香蕉,因此,它又名野香蕉或者土香蕉。味道也与香蕉相近,但果瓤的颜色和香蕉略有不同,香蕉白中带黄,八月炸则是白中显黑,上面还布满了黑芝麻一样的籽粒。这使我想起火龙果,从果肉来对比,两者很近似。但八月炸口感要好于火龙果,一个甜香浓郁,一个虽然也甜香,但味道要略微淡一些。
 
  第一次吃到八月炸,是下学期开学不久。有一次我去遵义,接近十一月了,忽然遇见一个老人调一担八月炸卖。与我同行的很多人不认识,我就买了一些,分给他们吃。有的人吃了,直夸好吃;也有人不敢吃,说这果子已经裂口了,果瓤都露在外面,不知道生虫了没有,担心不卫生。老人就笑了,说八月炸开口之后,果瓤里面的黏汁会对露出的果瓤自动形成一层保护膜,与空气隔绝,如果是在介意,将露出的这一小条用刀片削掉,就可以了。那几个本来不敢吃的同事照此办理,吃过之后都赞不绝口,大家居然一齐将老人的八月炸全买了带回北京。这就是八月炸的魅力所在。
 
  人类认识八月炸,应该是很久远的事了,但通常都只注重它的药用。宋代苏颂的《本草图经》就对八月炸做过记载:“……核果瓤白,食之甘美……今人谓之木通……南人或以蜜煎作果,食之甚美,兼解诸药毒。”这里的木通,指的就是八月炸。木通,又名三叶木通,入药通常用于疏肝、补肾、止痛、利尿、杀虫。可以“解诸药毒”,说明其没有任何副作用,实在是不可多得的药食兼用的果品。
 
  山地人家,大都珍惜八月炸,通常采摘之后晒干药用。其皮、瓤晒干之后,直接用来泡水喝,用于治疗大病小痛,往往有出人意料的功效。但八月炸熟透之后即裂口,导致它作为鲜品不容易保存,可能是人们重其药用而不将其作为大众瓜果培植的原因。
 
  近年来,一些有远见的人开始人工栽培八月炸,八月炸开始在部分人群中流行,其售价每斤一般超过20元,经济效益远胜于一般瓜果栽培。
 
  八月炸有一个特性。它的表皮呈绿黄色时其实已经成熟,从成熟到开裂会有三五天甚至更长的催熟期,因此,充分利用这一特性,在其未开裂前送到消费者手上,可能更容易令消费者接受。随着现代冷链技术及物流的发展,这一步应该很快可以实现吧。

相关新闻阅读

丹东新闻